马凯 恐怖片《中邪》导演 一席第6位讲者
我觉得中国恐怖片一直在抄袭日韩恐怖片的风格和桥段,而且抄得不伦不类,所以我当时在设计这个故事的时候,就特别想讲一个中国式恐怖的东西。

我叫马凯,是一个拍恐怖片的导演。刚刚大家看到的是我最近的作品《中邪》的预告片。

我没有上过大学,挺遗憾的,其实我特别想上大学。我当年考了两次艺考,考了十三四个艺校都没录取我。后来机缘巧合我就去了横店,在那里做跟组演员。给大家看个片段,这是我第一次演这么长的戏。

演戏演了两年多,我发现其实做演员想要出名赚很多钱特别不靠谱,所以我就想去做幕后。我开始学习有关编剧方面的东西,强迫自己看文艺片。这是我看的第一个文艺片,贾樟柯的《三峡好人》,画面一出来的时候我就有点蒙,因为我印象当中好的电影是画质特别精美,要有很多大牌演员,但是这个片子是用DV拍摄的。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它能获得威尼斯的金狮奖,但是我能肯定的就是它是好的,只是我还没有发现它的好。那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,就是要强迫自己每天看两部文艺片。

大概看了三年之后,我发现我对于影像的理解就开始改变了。我发现影像其实是多元化的,你不一定需要好的机器和职业的演员,只要你有好的故事,用什么拍并不重要,那只是一个形式,而形式里面包含的故事性才是最重要的。

这是我去年看的特别有意思的一个恐怖片,叫《解除好友》,这部电影的剧情全部是在电脑屏幕上发生的。故事讲了几个好朋友视频聊天,聊到去年他们一个自杀的好朋友,这个时候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闯了进来,在聊天中打扰他们,他们想把这个人踢出去,但是发现踢不出去,然后开始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。这部电影的导演特别厉害的地方是,他可以很娴熟地拿捏故事的节奏。

我很喜欢看恐怖片并且也看了很多各个国家的恐怖片,比如说日韩的恐怖片。我们先看一段,胆小的可以先把眼睛闭起来。看完这段大家应该精神了很多。这部电影是《午夜凶铃》,它的故事性特别强,导演不会特别强调恐惧的东西而是一直在用故事,它的恐惧在服务一个故事。它不像泰国的恐怖片,其实泰国恐怖片这几年做得相当不错,但是我觉得大多数的泰国恐怖片有一个不太好的地方,就是它会千方百计地想出一些桥段来去刻意地吓唬观众,而忽略了整个电影的故事性。这有点类似中国的动作片,上来就打打打,你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打。

这个电影是泰国的恐怖片,叫《鬼影》。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受到那种被吓的感觉,我觉得这种被吓的过程真的很爽。我比较喜欢欧美恐怖片的风格。(观众问还会再看吗)不会看了,不会看了,一会儿就成为恐怖片专场了。因为欧美恐怖片是以现实作为一个切入点,它不像日韩的恐怖片,你看日韩恐怖片整个电影的风格特别压抑,不管是情节的设置上,还是对于表演的要求,都特别压抑。而欧美恐怖片往往是讲述一个家庭或者是平常人的故事,把这个作为一个切入点。

我受欧美片影响最深的一部是《鬼影实录》,这个片儿制作成本只有1.5万美元,而它的全球票房达到了2亿美元,是用家庭DV的方式拍摄的。我大概是2010年看的《鬼影实录》,第一遍其实没看下去。一开始接触这部片子,觉得这就是一个家庭DV,我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票房,所以第一遍没看下去。过了一段时间以后,我硬盘里存着的电影都看完了,只剩下《鬼影实录》,我就只能耐着性子看,没想到看进去了,我就明白为什么这部片子能拿2亿美元的票房。

拍恐怖片有两个很重要的因素,一个是恐怖的音乐,一个是恐怖的化妆。刚才前面的片段中,可以看到恐怖的音乐和化妆,这是恐怖片很常用的套路。然而《鬼影实录》却把这两个很重要的因素给去掉了,它没有恐怖音乐和恐怖的妆容,但是却依然能把观众吓得死去活来。

说实话我能拍《中邪》,其实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没钱。说实话没钱的话拍伪纪录片是最合适的方式,如果在座的有想要做编导,我的建议是可以先去尝试拍伪纪录片。

《中邪》是我第4次拍片子,前3次拍短片都流产了,没有拍成。拍《中邪》的时候是因为我有一个武校的哥们儿孙德强,我管他叫老大。当时他把我叫到山东,他想拍一个短片但是没有拍成。所以我们就聊天,聊到《鬼影实录》这部电影,我说这部片子花1.5万美元然后赚了很多票房,就把他聊嗨了,“唉呦我们要不要搞一个?”其实我也有想拍的东西,但是我没指望他能给我投资,因为他那时候已经开一个减肥店赔了有十多万了,他是一个电焊工,其实没什么钱,但是他说要投。我当时确实没什么钱了,身上的钱全都拍那三次(片子)流产了,我说你确定吗,他说那玩吧玩吧,然后这个事儿就开始筹备。

我们《中邪》讲的是什么故事呢?讲了两个快要毕业的大学生去农村拍摄有关“还人”的纪录片。“还人”就像跳大神似的,就是一个驱邪的仪式,是临沂特有的一种传统的封建迷信。这两个学生跟随王婆,就是当地特别有名的一个神婆,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山庄去拍摄。那山庄里住着姐弟俩,姐姐中邪了,弟弟把王婆叫来做“还人”的仪式。

由于我看了很多中国的恐怖片,我觉得中国恐怖片一直在抄袭日韩恐怖片的风格和一些桥段等等,而且抄袭得不伦不类,所以我当时在设计这个故事的时候,就特别想讲一个中国式恐怖的东西。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会听爷爷奶奶讲狐狸精、狐仙儿什么的,近几年我看的中国的恐怖片几乎很少去扯这种东西,我想为什么我不把中国恐怖元素加入到恐怖片当中呢?

我们《中邪》其实成本就7万块钱,整个制作团队是11个人。这个横幅是我们花10块钱买的,什么“热烈庆祝院线电影《中邪》开机大吉”就是扯淡的。当时制片人老大说要不要整个很大阵势的感觉,我说好好,然后就花10块钱买了一个横幅。

开始的时候去找演员,因为我在横店做过演员副导演助理,对横店的很多演员都比较了解,选了一批以后就定了这个女一号。

把演员定下来以后,我们就去找那种被吓的感觉。我想在座很多人受到过的惊吓,可能就是嗷的一声被吓得跳起来,但是你们可能没有感受过,当恐怖来到你面前的时候,你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。我想大部分人没有体会过的,然后我就想,那应该怎么让大家去体会这种恐怖的感受?我就带着我们的几个主演,深更半夜去墓地感受那种情绪。当然我要自己先进去,我先到那个墓地,我觉得我能承受得住这种感受,演员才可以去体会。

进去以后,很难描述那种被吓的感受,你在很紧张很紧张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?其实没什么状态,真的,你就直直地站在那里,两眼瞳孔放大,一动也不敢动。你知道吗,你会觉得行动特别地缓慢,如果突然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就能感觉到自己要被吓晕。你们没事可以去墓地玩一下,可以试试啊,找找那种感觉。

这个是我的男一号叫董天文,感觉好猥琐啊。

我们这个剧组出了很多事儿,有个很奇怪的事情,所有和我们剧组扯上关系的人,都好像有不祥的事情发生,最严重的事情就是我们的男一号。出事那天很巧,本来我们每天都对着一个很大的关公烧香,每天都要烧,但唯独那天下着小雨,我们就没烧香。我们的拍摄场地特别诡异,那是清末的一个乱坟岗,有很多横七竖八的大石碑在那里。那天晚上,在拍一场追赶的戏时,他跑的时候没有按照我们原先计划的路线跑,他跑偏了。他从一个桥上直接跳到三四米深的一个沟里,那个深沟底下全是很大的乱石头,直接把腰给摔断了。

片子剪了大概一个月,剪出来以后,我就给老大看,老大看了一点儿就不想看了。他说:“你这拍的什么玩意儿,我的钱怎么办呀?”但是他没有给我任何压力。后来我给很多的亲朋好友看,大家都特别特别不喜欢这个电影。我当时真的被打击得心灰意冷,原本还想卖个新媒体赚点钱,这下完蛋了,什么都赚不到了。

我就想必须对老大有个交代,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就不想面对,老想往后拖。那能干吗呢?只能投电影节。当时投了厦门的双栖影展,要等两个月以后才会给通知。我就给老大说我投影展了,两个月以后才会有通知,就把这事能拖多久算多久。但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片子竟然入围了,我的天呐。

入围这件事对我刺激特别大,后来我就报了上海国际电影节,还有First青年影展。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入围了,但是因为它是国际A类级电影节,所有的电影必须要通过广电局审核,我那时候没有通过——几万块钱的东西,就没有去参加,然后就等First青年影展。

First青年影展是中国非常有影响力的青年影展,当时总共有1300多部作品去投,后来剧情长篇一共入围了九部,其中就有《中邪》,而且是唯一一部类型片,其他的全是文艺片。但是后来陆续就开始提名了,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艺术探索。

我其实一个月以前还在演一个片子,没钱嘛,要养活自己。我还拍一个小特约,是鹿晗主演的一个电视剧,当时我印象很深,那个戏服把我整个人包裹得特别严实,就露两个眼睛,其他全是黑色的,而且更狠的是外边还披了一层黑色皮革的衣服。你知道穿这身站在40度的太阳底下暴晒一小时是什么感受吗,真的一点不夸张的说,你能知道包子是怎么被蒸熟的。

但是这一个月就改变了,我现在拍片子不缺投资了,《中邪》的版权费卖了很大的一笔钱,瞬间就觉得我这是咸鱼翻身。一个月以前我什么都没有,但是现在发现,他们都抢着拍我的下个戏。

我这辈子其实特别平庸,大学也没考上,而且我相比其他人来说是比较倒霉的。倒霉在哪,我从头到脚趾头全都骨折过,一点不夸张。上中学的时候我在武校,宿舍正中央有一个很大的电扇,夏天风扇会开得特别特别快。关灯以后,有个哥们在抽烟,抽完烟以后他闲的没事干就把烟丢进床架的支管里,我平时挺注意风扇的,但我那时候就很好奇这个烟丢进去以后会怎么样,就把风扇给忽略掉了。我就往那一探头,就听见“嘣”的一声,嗡嗡嗡,风扇都被打得倒着转。下铺室友说哎风扇怎么了,因为当时关灯了只能听到声音。然后我一下就用手捂住头,手掌一热血哗就流下来了,我当时特别担心血流到床上,就往外一探,血就哗啦哗啦地流了下去。因为关着灯,住在我下铺的哥们就说马凯,你水洒了,我说我刚才被风扇打到头了。宿舍所有人这时候就慌了,一看我都满脸的血,当时我还照镜子,还翻开头皮看,里边是白的。

接下来就是出车祸。当时是为了考山东省电影学校,我那天晚上去拿完录取通知书。当时我准备过马路,后边有辆车一拐就把我给撞了。被撞的那个过程全都不记得了,我就知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像电视剧里面一样围了一堆人对我指指点点,有一个老太太兴致勃勃地说:“唉呦,这小子刚才叭一下被撞飞过来了。”

我的片子《中邪》在First影展上放映的时候,整个反响是特别好的。大家可以在百度上搜一下“马凯 中邪”,会发现他们给的评价特别高,但是我受的压力也很大。我有一个心理上的变化,我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拍片了,觉得好像怎么拍都对不起大家的评价。我想我拍片是因为喜欢,我希望以后也能非常开心地去拍恐怖片。我不希望自己受一些压力,因为我知道自己到底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,我会好好地去拍,可能有些观众会喜欢有些不喜欢,但那就是我的水平。我会很认真地去对待导演这个职业,但是我不希望因为大家的一些让我受宠若惊的推崇,导致我之前开心地拍恐怖片这个理念发生改变。我想我以后还会非常开心地去拍恐怖片。

谢谢大家。

+完整演讲稿
我就想拍个开朗的恐怖片
#电影 /上海/2016.08.21
我觉得中国恐怖片一直在抄袭日韩恐怖片的风格和桥段,而且抄得不伦不类,所以我当时在设计这个故事的时候,就特别想讲一个中国式恐怖的东西。
评论(0)
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

视频推荐
20′9″
无声的证词
秦明
#社会/ 上海/2013.08.18
21′59″
建一座看不见的垃圾处理厂
汪剑超
#创新经济/ 上海/2016.08.21
52′57″
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
阮仪三
#建筑/ 上海/2016.08.21
40′4″
流动的传承
成公亮
#艺术/ 上海/2013.03.10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