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蓉荪 摄影师,拍摄石窟十余年 一席第410位讲者
围墙圈起,老百姓迁走,再没有这样自然而然的人与佛的和谐生活的场景。更悲哀的是,佛像被关进了各种各样的笼子里。

大家好,我是袁蓉荪。

这个大佛可能很多人都见过,听说过,这是我的家乡四川很有名的乐山大佛。

我以前的工作是在部队做宣传设计,摄影只是我的业余爱好。2000年的时候,我已经工作了20年。我想人生短暂,应该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活,干脆辞职做了摄影师。

我以前喜欢拍摄风光风情的照片,真正对石窟感兴趣是在2005年。这之后的十年里,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拍摄石窟上。走了15个省,拍了上千个地方的古代石窟,基本上把中国石窟都走了。

下面先看几张我的工作照。右边是在巴中的石窟。我在树上,是因为那个大石包后面有一个石窟,我只能扒在树上,下面是万丈悬崖。几个人抱着我的腿,拉着我腰间的皮带。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?我也有恐高症,但是因为这个佛窟就在悬崖边,我不能放弃,所以只能这样冒险来拍摄了一张。

石窟是怎么回事呢?公元前3世纪,古印度的孔雀王朝阿育王奉佛教为国教以后,公元1世纪在印度渐渐有了佛像。印度炎热,石窟冬暖夏凉,佛教徒在山上的洞窟里禅修生活。后来干脆按照自己的意愿凿洞成窟,在洞中雕刻佛像、佛塔,描绘壁画。在禅修的时候有形象作为观想,石窟寺就这样产生的。

我走了很多地方,就想如果有一张能够汇集中国石窟的地图就好了。但是我想尽办法也没有找到这么一张地图,干脆自己画了一张。于是,我就画了这一张佛教石窟东传中国示意图。

上面这些地名都是我用毛笔小楷恭恭敬敬写出来的。这些地名上有一些佛形印章,是代表我已经参访过的地方。

从这个图上我们可以看到,佛教石窟从西域进入中国的传播路线。它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国,从新疆的克孜尔石窟开始,然后沿着河西走廊、敦煌莫高窟、天梯山石窟、炳灵寺、麦积山,又到宁夏须弥山石窟。再由陕北到中原,和我们中国传统的绘画、雕塑、建筑相融合,一路又有了云冈石窟、响堂山石窟、龙门石窟。

我们看一看刚才说过的这些北方的著名石窟。这是新疆克孜尔石窟。它还保留了古印度毗诃罗窟的风格形式,就是里面作为僧人修行生活的场所,外面禅修。这些墙上很多壁画,很多都在现在欧洲的著名博物馆、艺术馆里。

这是著名的敦煌莫高窟。

这是天梯山石窟,被称赞为中国石窟的鼻祖。为什么呢?因为开凿天梯山石窟的这些工匠,最后又到了山西大同开凿了云冈石窟。下面有一些小人,和巨大的佛形成强烈的对比。其中有一个渺小的人,就是我。

拍出这张照片要等待。这个照片是因为等到太阳落山最后一刻,阳光直射,低位光,直接把栈道上的人包括我投影到佛身上。

这是麦积山石窟,隋代的华严三圣。

这是须弥山石窟,保留了古印度最早的中心柱佛窟的形式,是北周时候的。

这就是著名的云冈石窟。北齐时候的建筑我们只能在书本上读到、看到,根本没有可能有实物。但是在石窟上,我们就从这儿能看到上面的屋檐,两边的斗拱、柱子。尤其是这个洞窟门的忍冬草纹图案,它是古希腊的。这样我们就能够知道古希腊的忍冬草纹由丝绸之路进入中国、在中国的源起的时间。

所以说石窟艺术又是一部石头上的史书,很多宗教、文化、服饰等方方面面的一些信息,我们都可以在这部史书上读到。

这是龙门石窟的卢舍那佛。卢舍那佛是以时年25岁的武则天皇后的形象来开凿的,据说武则天还捐了2万贯自己的脂粉钱来开凿。

后来北方战乱,中原结束了大规模的石窟开凿史。但是安史之乱,唐玄宗到四川避难,石窟造像的火种就随着纷纷而来的官绅、工匠带入了四川。

我们看看巴蜀的主要石窟分布图。从广元、巴中经过梓潼,然后邛崃、 蒲江、夹江千佛崖和乐山大佛,再往安岳、大足走。所以巴蜀石窟就延续了中国石窟史。如果中国石窟是一部史书的话,北方石窟是上半阙,下半阙就在巴蜀。

我们看看巴蜀的一些石窟。这是广元的皇泽城寺,它还是有北方过来的唐代初年早期石窟的影子。

这个是巴中南龛的石窟,整个山崖上密如蜂巢。我们也是可以看到,唐代早期这种非常精致漂亮的龛眉有很多。

这是邛崃的石笋山唐代石窟。

这是乐山大佛。唐代大佛一望千年,望着乐山城年复一年。

这是大足北山的转轮经藏窟。南宋的石窟是中国石窟最后的辉煌,非常地精美,肌肤吹弹即破。

这是四川安岳的紫竹观音。紫竹观音在当地又称之为跷脚观音和风流观音,我们看她的穿着,袒胸露背。

拍得多了,我也想和通常拍摄的石窟不一样,我把我的镜头更多地聚焦到佛窟周围生活的人们,关注当代人和佛窟的关系。

这是在一户人家厨房里的佛龛。这是一个寺庙厨房里的佛像,因为外面下雨,当地的老乡就在这个华严洞里面躲雨,打扑克牌。他们从小就和这些佛窟有天然的亲近。文化大革命被破坏的七佛窟,宋代的大十字菩萨、观音菩萨,右边是明代的毗卢遮那佛,清代的东岳大帝,现代的芸芸众生,把他们连在了一起。

巴蜀的石窟据统计有400多处,而且这个数字是不固定的,说不清什么时候就会有惊人的宝贝突然冒出来。比如说重庆潼南县南龛镇有一个千佛崖石刻就是如此。听村民讲过去这里还有一个千佛寺,从山脚到山顶有九重大殿,清代白莲教的一场大火把这个千佛寺烧掉了。

我还听说原来千佛崖有9米高,但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修建崇龛水库炸山取石,把上面的将近5米高的唐代石刻都炸掉了,非常地可惜。残存的这么一点石刻又被炸塌下的碎石完全掩埋了。

当地人都搞忘了这个事,直到前些年有一户人家到这儿来取碎石修自己的院子做地基,这些精美的石刻才重见天日。经过重庆市文物考古队的两次发掘,清理出中晚唐和北宋时期的造像280多龛。

这个新发现的千佛崖石刻上报国家文物局以后,很快就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当地文管所聘请附近的村民临时看管这个佛像。面前的空地上正好铺两张晒席,晒花生看管佛像两不误。

我第一次来这个孔雀洞是在2007年,一路打听、爬坡上坎地终于找到这里。宋代的国宝孔雀明王像就在这个烟熏火燎的厨房里。在灶台边递着玉米杆烧火的人叫周世夏,土改的时候他们家分到了这个孔雀庙,一家人就在这里生活。孔雀洞前面正好搭了半片瓦房做厨房,周世夏也在孔雀明王旁的灶台边长大。

老周拉着木风箱对我说,孔雀明王像保护下来好难啊。文化大革命时候,红卫兵破四旧,炸药包都扛来了,要炸这个孔雀明王像。但是因为这个佛像在我家里边,总不能把我家炸了嘛。所以没办法,又把炸药包带走了。老周后来就用柴火或玉米杆把孔雀明王像遮住,就这样保护了下来。

老周也有很多怨言。他对我说,他几十年保护这个佛像文物却不是文管员。但是县里面另外安排了文管员在这个附近文管所的一个房子里——怎么能看管嘛。

有的事真是挺滑稽。我也关注这个地方,经常去看这儿的变化。2010年,周家这个老房子拆除,孔雀明王像重见了天日。周世夏搬进了文物局给他新修的砖瓦房里,他也如愿以偿当上了文管员。

走了这么多,看了这么多,我觉得中国的这些石窟这些年变化真大,可能比过去几百年的变化还大。首先是文革破四旧,很多精美的唐宋石刻被打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。后来的全民经济潮使许多人没有敬畏之心,去疯狂地盗取。幸存下来的石窟很多又作为旅游景点或者文保单位,围墙圈起,老百姓迁走,再没有这样自然而然的人与佛的和谐地生活的场景。更悲哀的是,佛像被关进了各种各样的笼子里。

这个是安岳的卧佛院,后面这个巨大的摩崖石刻是释迦牟尼涅槃图。这个23米长的唐代的卧佛造像,是中国目前最早、保存最完整的全身卧佛造像。世间的卧佛都遵循佛经,佛头在左边,但是这一窟卧佛却依山取势,开凿成了全国独一无二的佛头在右边的卧佛造像。

我最早到这儿是2007年。那个时候交通很不方便,我开车到了乡镇上,然后又包了一条船,沿着河道拦水形成的跑马滩水库,马达轰鸣地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这里。村民在这儿收获着庄稼,晒着谷子,黄桷树下村民跳着敬佛的舞,自古就是这样。村民供奉着佛祖,佛护佑着忙碌的众生。我特别喜欢这里这种感觉,去了不知多少次,不断看着这儿的变化。

但是现在是什么样呢?就像照片这样。

稻田没有了。卧佛前面修了一个空荡荡的大广场,围墙围起来,老百姓迁到围墙以外好远。边一点的稻田蓄了水做了养鱼池。人间烟火不再。

这个是南方丝绸之路的一个地方,叫看灯山,是在四川的岷山和蒲江的交界处。山上有唐代的摩崖造像600多尊,在川西也算比较大的唐代石窟群。

大家看到这个释迦佛的佛龛是不是觉得很奇怪。我当时在这山上的时候也很困惑,这个释迦佛的头怎么了,为什么挂了一个白晃晃的纸板的佛头?

我带着困惑下山,多方打听,终于知道了。这个石窟有好多的劫难,2004年的一天,附近的村民听到山上有叮叮咚咚敲击石头的声,最后上山抓住了两个盗窃佛头的蟊贼,好歹又把佛头拼接装了上去。结果前几年还是被偷走了。村民们也很无奈,总不能说让佛没有了头。所以他们就用纸板画了一个佛头。龛门外这么两个身材魁梧的力士也没能阻止这些盗贼。

野外的石窟保护是一个很艰难的事。尤其现在信仰丧失,很多人为了一点的利益就会铤而走险,什么事都敢干。

在四川眉山地区也有很多佛窟,尤其是这个黄金村就是一个石窟之乡,在这里举目一望,就会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看到佛影。山区没有平地,这个大石头,自古以来村民就在上面晒着种子和豆子。

我2011年来到这里,看到密集的柑橘树和豆角架旁,到处都是唐代的佛像。这一窟释迦牟尼佛是黄金村最好的一尊唐代石窟,品相完整,保存非常地好,很难得。

两年后,我有一次偶然听说眉山地区发生了石刻的盗窃案。我心里有一种不祥之感,立即驱车赶到这里。眼前变化很大,柑橘树都砍掉了,摘?上了绿化树。这里已经由省级文保单位晋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但是国宝单位的石碑刚刚立上,这一尊释迦佛的佛头就被盗了。

左边就是原来佛头在的时候,而右边佛头已经没有了。这个佛像石质坚硬,佛头起码有几百斤重,如果没有一些技术和力气是敲不下来弄不走的。当然最后警方循线追踪终于还是追回了这个释迦佛的佛头。后来我在县文管所的库房里又看到了这个如来佛的佛头,躺在冰冷的地砖上,仰望水泥天花板。我当时非常地难过。

这个照片是2012年我拍的。这么多居士在这个唐代的千手观音面前,是因为正中有一个住在这条街上的欧淑英婆婆80岁大寿。欧婆婆的愿望,就是她的80岁生日能够和菩萨、和经常同她一起烧香的这些居士一起度过。她的儿子很孝顺,早早地就给她安排张罗好这一切。

这一天四方八面的几十村民乡亲朋友都赶来了,有的是天不亮从乡下赶来,到东林寺来吃素斋寿面。东林寺在内江的市中心,千手观音就在东林寺的后山上。这尊观音菩萨40只手分布左右,每只手都有各式的法器,保存到现在是非常地难得。

后来两年后我又去了这里,但是供奉千手观音的大殿已经拆除。脚手架里,千手观音在一层一层的安全网里,据说要准备维修。千手观音面前是一片空旷的废墟。

我今年又去了。从围墙进去以后,看着脚手架里的千手观音,还是依然在这儿静静地立着。千手观音面前的空地上杂草丛生。

这是在四川营山县的太蓬山透明岩,崖壁上满目疮痍的惨像当时真叫我说不出话来。从残存在菩萨身上的这些云间缨络可以看到,这些唐代石窟的精美绝伦。但是满山的石窟竟然没有一尊完好的。这个七佛龛完全是被凿得一点不剩,连这些经文的字都把它凿掉了。

太蓬山自唐代以来就佛寺兴盛,有中晚唐以来的石窟造像1600多尊。画面中右边这个师父叫普定和尚,他就住在透明岩旁边一个小庙。

我拍了照以后问他,说这个菩萨怎么会被破坏得这么凶。他沉默了好久,慢慢地跟我说,1967年夏天,公社里高音喇叭一遍一遍地广播,还每家每户出人带起铁锤铁凿上太蓬山去。破四旧,打菩萨。公社记工分,管饭。他当时20多岁,年轻力壮,跑在前头。100多号人在太蓬山上打了整整两天,把整个山上的佛和菩萨打得无一幸存。

文革以后,山下的永盛公社也改为太蓬村。冥冥之中,属名王永和的他上太蓬山出家了。他在山上时,常看到这些佛菩萨,感到内心很羞愧,三番五次下山想找石匠来修复。石匠上来看了都说,打成这样了,根本不可能修复。所以普定师父每次都是无功而返,一直生活在懊悔之中。

佛像有被损毁的,但是也有新的开凿。这是在四川南充凌云山正在开凿的阿弥陀佛像。十几年前,石刻之乡大足的石匠杨洪良和他的爸爸,受南充一个法行洪福韩姓商人变卖公司的邀请,来这里开凿佛像。他们带了几十个大足的石匠驻扎在凌云山,开凿这个99米高的阿弥陀佛像和两旁的万佛岩。

我隔段时间就会去看,拍摄他们的工作。他们硬是用铁锤、凿子,从山上往山下开了60多米,打下了几万方的石块。现在这个大佛才到腰这儿。

如今老杨的爸爸已经去世了,工匠也换了好几拨人,看样子还要好几年才能完成。老杨让他在工地上长大的两个儿子去考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、绘画系,科班美术学习回来以后继续完成这一尊大佛的开凿。

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已经被炸,如果南充凌云山这尊99米的阿弥陀佛像开凿完成,它将是世界上最高的摩崖石刻造像。一门三代石刻艺人就这样传承着石窟艺术的火种。

拍了这十年,经历了很多。看到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改变被破坏的石窟,有惋惜,也有愤怒。更多的时候我选择客观真实地记录,历史的东西我交给历史。

或许有些人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。但我自己觉得,这十年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时段。石窟终会有风化如灭的时候,后人或许不只是想看到标本式的石窟照片,还想知道石窟文化得以延续千百年的这些文化土壤。我能够看到这么多伟大的石窟艺术,记录下它们的时代命运,非常地幸运。

接下来的时间,我会继续关注中国石窟的变化,同时计划去寻访石窟进入中国之前的这些遗迹。沿着尼泊尔、印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去寻找,再完成一张世界佛教石窟传播图。当然,我首先得要祈祷世界和平。

谢谢大家。

+完整演讲稿
巴蜀佛窟里的人间烟火
#文化 /深圳/2017.06.10
围墙圈起,老百姓迁走,再没有这样自然而然的人与佛的和谐生活的场景。更悲哀的是,佛像被关进了各种各样的笼子里。
评论(17)
发表评论
co co
0 0
默默
2017/08/09
回复
取消 回复
一叶扁舟
0 0
你好呀
2017/08/08
回复
取消 回复
王聪
0 0
123
2017/08/08
回复
取消 回复
一叶扁舟
0 0
你很
2017/08/08
回复
取消 回复
查看更多评论
视频推荐
21′30″
为佛造像
蒋晟
#艺术/ 上海/2014.10.26
28′44″
星宇微尘
张超
#博物/ 上海/2015.11.22
41′27″
怎样制造一种像鸦片一样的产品让人欲罢不能
黄章晋
#文化/ 深圳/2016.05.20
45′27″
矛盾的西装
张永和
#文化/ 北京/2015.12.17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