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鑫 青年艺术家 一席第45位讲者
其实微观世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我们可以不断地往里看。它就像宇宙一样,你可以放大,然后拉近,再放大。

大家好,我叫杨鑫。

这个视频是我在北京空间站画廊做的一个展览,展览的名字叫作《显微》。去过展览现场的朋友会问我一些这样的问题:你画的是什么?为什么要用针管来画而不是用画笔?甚至还有的朋友会问,你是不是学生物学专业的?要不然就是你上学的时候生物课成绩一定特别好。

其实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,上学的时候成绩也一般,但是这个并不影响我用生物科学这样一个切入点来进行艺术创作。我的作品里面主要是细胞和微生物,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为什么要画细胞和画细胞的过程,还有一些小故事。

小的时候我长得特别弱小,那时候我爸爸想让我长得茁壮一点,于是就给我吃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比如说蛇胆、青蛙。他不知道从什么医书上看到,说吃蛇胆可以清肝明目,有助于视力发育,这样我长大以后就不会得近视。乌龟王八我也吃了不少,河鱼山禽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。

我不说它们好不好吃,有两点可以在我身上验证的,就是传说中的视力良好、骨骼清奇之类的效果,在我身上一点都没有发生。
我们家还特别喜欢看纪录片。我不仅会在电视上观察,还会去看身边的一些小东西。我会去仔细地看一朵花,一棵植物,一条小鱼,或者是买回来一个被切开的哈密瓜的腔体内壁。

这是我曾经养过的一条小鱼,拿回来几天它就挂掉了。我觉得它的尸体扔掉有些可惜,就把用乙醇把它的水分抽干做成标本,放在小架子上的这个角落里面。

我这个架子上有很多小标本。

有一天我朋友来,说杨鑫你是不是变态,为什么你的小动物死了以后不把它埋掉还要把它做成标本放在那里?有一天你的猫会不会也被做成标本?于是我就想了一下,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:我的猫现在两岁,有可能十几年以后可以考虑一下。

听完这些大家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很黑暗的人,我其实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人。这是我画的小风景,这一幅是我画的海滩。

我觉得海岸相交互相冲刷的这个石滩特别美,特别好看。

我还会记录两个植物交配的伟大瞬间。下面这一幅是我用马克笔画的两棵植物的花蕊,有一点抽象。

大家可以看到有一串小黑点,这是它向旁边这个大的花蕊发出的求爱信号,也就是花粉。但是大家知道植物成熟的时候一般都是暖色系的,我用的是冷色系。其实就是动了一个小心思:暗示它们其实是未成年。

当我画到植物的时候,就开始好奇植物的内部结构是什么样子的。因为它的排列那么地有秩序,于是我就画了下面这一幅。大家看了可能会比较眼熟,这个是咱们生物教科书上曾经出现的一个芽孢的切片。

画到这里我就开始关注细胞了,那年我正好大四,每个人要准备一件毕业作品。我就想细胞这么地有意思,它就像一把钥匙,可以解决我很多的疑惑和好奇。因为小的时候我经常会有一些很奇怪的想法,比如为什么人不可以冬眠,断掉的手指为什么不可以像树枝一样长出来。再或者我要是可以瞬间把自己变绿躲在草丛里也行。于是我就有了要画细胞的这个想法。

因为我从小接受了绘画训练,会给一个苹果画细胞肖像,给一个石膏画细胞肖像,画过男人肖像、女人肖像。我说那要不我就给这些伟大的细胞画一个肖像吧,这对我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开始的时候是在水彩纸、素描纸上画,还试过宣纸、手工纸。其实作为一个画面的进展来说,它们还算是不错的。但是我觉得当我把这个细胞画出来的时候,并没有照片上和显微镜下的细胞具有的生命力,也没能给我生长万物的那种感觉。

我就想是不是我的表现手法出了问题,或者是我的材料不合适。因为纸张是具有吸水性的,颜色上去以后它的水分就会被吸收掉,而且所有的表现都受限于纸张的纹理。画笔也是,我即便是用最小的画笔画细胞的细节,也没有办法很好地控制画笔出墨出水的量。

各种各样的问题汇集在这里,我的这个细胞肖像的计划就碰到了瓶颈。我把以前收集的那些图片都找出来看了一遍,然后又看了一遍。我看到这些图片的时候,发现了实验室。

我觉得实验室好呀,实验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工具,各种各样的器材,而且我可以往里面添加。既然我们的生命之初可能是一个化学反应,那我可以在实验室里做各种各样的化学实验,然后用这样实验的方式来尝试做我的细胞肖像。
想到这里,我特别激动,就默默地打开了淘宝。

我在上面一口气买了好多瓶瓶罐罐,像我们很熟悉的试管,还有烧杯、瓶子等等这些,我通通都买回来。

当我把这些东西都拿回来以后,我就把那些颜色、绘画工具都拿过来,装在这个瓶子里。我简单地试了两下,发现瓶子和吸管还有注射器搭配着,我可以在里边来回地调颜色。这样我的画笔和调色板就有了,而且我觉得这个调的感觉还蛮有那种科学家的范儿的。
我把调好的颜色在玻璃片上画了几个,虽然刚开始画得很难看,但我大体地觉得这个效果应该是可以出来的。因为它可以留下很多颜色在上面干涸的印迹,就是有那种生长的感觉。

有了实验室以后,我就想看看真实的实验室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子的。于是我就在网上开始搜索,发现在我附近798旁边有一个中国菌种保藏中心,我想那我可以去跟他们联系试试。

他们给我安排一个老师,带我去了解他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,我就帮他们做一些像修图等等之类的工作。

带我的那些老师们是养霉菌的,于是我在那里用显微镜拍摄了很多特别好看的霉菌。大家可以看到,这幅黑色的是黑霉。

下面这幅是红曲霉。

在电镜下看到的这些我们生活中的小霉菌特别好看、特别漂亮。

用这些显微镜观察了以后我在想,我是不是也可以弄个显微镜回家玩一玩,看一看。我就问那个老师,说我想买一个显微镜回家,你们这个大概是什么价位。他跟我说完以后我就懵逼了:这么贵,我怎么可能买得起。

他就说你可以参考买一个家用型的——旁边那个小白,是我后来在淘宝上买的一个700多块钱的家用型显微镜,简单的观看还是够用的。

我用它来看生活中的小花,看蔬菜,一些植物的茎叶;有的时候买块肉回来也会抛两点上去看一看;有的时候手破皮了或者是掉个什么东西也会拿上去看一看。

其实特别有意思,跟我之前在网上down下来,或是在书上看图片的体验和视觉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而且我发现其实细胞也分好看跟不好看。像植物细胞就比动物细胞好看,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植物可以长得这么变化多端,这么颜色艳丽。

想到颜色,我就想为什么会有红花绿叶等等各种各样的颜色。我想到我们上学的时候有叶绿素,右下角这一张就是细胞里面的叶绿素,都是小绿点。

我想这个颜色是不是可以把它种到我的细胞里,让我的细胞也有这个色素。然后我在淘宝店找了一家工厂,买到了各种各样的颜色。大家看到的这个是叶绿素,全名叫叶绿素铜钠盐。

它的提取方式我是从卖家那知道的。它不是从绿叶里直接提取,是从蚕砂里提取的。

大家知道蚕砂是什么吗?我后来才知道它是用蚕宝宝的大便提取的。而且像这些生物色素主要是用来做食品加工的。

于是我的实验台上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颜色。我把它简单地分了一个类:化学色、矿物色,还有生物色。

我还找到了一个后来称之为神器的东西,就是这个。

它像针管一样,但是比针管要精细得很多很多,叫微量进样器。在实验室里,这个东西是用来做微量取样用的,它最小的刻度可以精确到0.5ul,然后大到1000ul。0.5ul是什么概念,就是1毫米立方,比一个水滴还要小两倍。这样我可以用它来画我那些非常精细的细胞结构。

于是我就用这些颜色和这些器物、瓶瓶罐罐完成了我的细胞肖像。

一不小心就画了好几万个。

这个细胞肖像,你可以从它的外观和结构看出它的生命状态。比如说像那种比较饱满的,边缘比较平滑、里面内部结构比较规律的,是属于正值旺年生命力旺盛的。像那种形状已经有点干瘪,边缘已经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起伏,里面的细胞器有的已经开始破裂甚至已经混在一起的,已经是病入膏肓的了。

我把我的细胞分为三类:有名字的和无名字的,还有我自己虚构的。有名字的就像这边这个。

这是一个巨噬细胞,巨噬细胞在人体中起到一个免疫作用,是很重要的一个卫士型的细胞。大家可以看到它的结构。它里面还有几个小黑点,那是刚吃下的病毒,它还没有消化掉。

中间这个是无名氏细胞。

为什么会有无名氏细胞呢,因为我也不知道它是谁。找到它的时候我不知道它的出处,没有看到它的名字,于是我就想那好吧,我就把你作为无名氏给画下来。

我画了那么多细胞,也会自己创造细胞,感受一把那种上帝之手的感觉。这个我取了很酷的名字,叫编号007。

这是一个单个的细胞,大家也可以看到它里面有非常多的细节,这些细节是之前我用画笔画不出来的,只有通过这些颜色在玻璃片上发生各种物理化学反应才能形成出来。

它的这些细节在我们看真实的细胞的时候也是像这样,你可以越看越精确,越看越精确,里面非常多的结构。

把细胞画完以后,就要开始考虑装裱的问题。我想借用标本收集装裱的方式,把它全部都排列在一个整体上,然后我就在后面打上光做了一个灯箱,这样光就可以从后面照出来,就像我们在显微镜下看到的那样。

左边的这个是由1936个玻璃片组成的,每个细胞大小大概是在1.5厘米左右。旁边这个是大一个号的,是4厘米左右大的细胞。

和所有的实验室一样,我的实验室每天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实验垃圾。因为我在调色和试色的过程中会用到大量的小试管,它的学名叫杜氏管,比一根小拇指还要小。我用它来配色,调色,用来观察颜色干涸后在管壁上留下的纹理。

大家可以看这一排小图,这是管壁上留下来的效果,我用微距相机拍的。可以看到它有很多结晶,有颜色的分层。

我用了可能有将近七八万个小管子吧。
这些管子用完以后是不能再二次用的。于是我们就把它们排列在一起,也做了一个收集的装裱。于是就有了我的另外一个延展作品,叫试色管系列。

之前介绍说我去菌种保藏中心学习过一段时间,在那儿我还学了一个技能,就是养菌。带我的那个老师主要是养霉菌的,我看他养了各种各样的霉菌。我也很好奇,就也想试试,于是我在他们那里也养过几盘。但是他们的实验室是非常严谨的,对于像什么微生物或者是环境的污染是非常谨慎的,我肯定不能在里边胡来。

于是我就有了自己搭建一个培养室的想法。我把这个想法跟那个老师说了以后,他没有反对,我就问他实验室搭建好后菌种从哪里来。我以为他会说我给你几棵,但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对菌种有非常严格的规定,不能随便地外流。他就给我支了几个小招,说简单的呢,你就到烂苹果或者是烂蔬菜里去收集。

我就问那复杂的呢,他说,你可以到北京的雾霾天里去接。

在他的帮助下,我在工作室的阳台上搭建了那个培养室。

这些是我当时在自己的培养室里养出来的各种细菌,大多都是霉菌,日常中都比较常见的。

我用的是专门培养霉菌的那个培养基,其他那些肉类的我也不敢养。万一养出那种肉眼识别不了的,其实还挺吓人的。大家可以看到,有各种各样的,像红曲霉或者是青霉等等,这些都不算是非常热闹的。

真正热闹的是我在雾霾天接的那些菌,里边真的是长得争奇斗艳,什么颜色的都有。

还有很多那种黏乎乎的,虽然体积特别小,但是它的密度非常大。所以雾霾天空气里的成分真的是非常丰富。
这个培养室,我大概养了几个月以后就关掉了。因为我在家里养这个,我的室友跟我说,她每天吃饭喝水感觉特别地没有安全感。
但是这个经历对我来说是非常关键的,它把我带到了一个更大的空间,我开始关注微生物。
这是两个培养盒,里面长满了小杆菌,密密麻麻的。养雾霾天的那个培养基的时候,我当时就有这种爆发跟失控的感觉。

这个作品我把它叫作《谁来制定游戏的规则》。这是我虚拟出来的一个微生物:杆型菌。我把它设定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,突变的速度也非常地快,而且对某种物种是具有颠覆性的影响的。

这个作品远看的时候就是一片不规则的小黑点,但是其实我是用黑白两个密度相当的色点分别点在一起,然后它们就开始融合,开始对撞,最后干涸以后长在一起。所以远看的时候是黑点,但你近看的时候能从影子里看得到这个白色的存在。于是这里有个视觉游戏,就是在白不显白,黑不见黑。

这是一个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存在关系,就像我们跟微生物一样。微生物这个看不见的存在,在我们的生活中哪里都是,甚至在我们的身体里面都长了2.5公斤左右。它跟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,有些甚至可以说是性命攸关。于是我从这个关系中得到了这个作品,我把它取名字叫作《隐形共生》。

其实微观世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我们可以不断地往里看。它就像宇宙一样,你可以放大,然后拉近,再放大。在里面你可以看到很多细节,有很多内容,甚至有很多未知,当然也有很多可能性。

现在我们很多科学家就在这个未知里面大胆地做着各种探索和研究。我从这里面得到了很多的感受和启示,我也在这个空间里面,用我的方式去寻找着我能所做的可能,发现我能发现的发现。
 

+完整演讲稿
给我伟大的细胞画个肖像
#艺术 /上海/2017.02.19
其实微观世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我们可以不断地往里看。它就像宇宙一样,你可以放大,然后拉近,再放大。
评论(0)
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

视频推荐
23′31″
无厘头与无意义
Tango
#艺术/ 上海/2014.07.06
22′8″
我为什么要去非洲保护野生动物
黄泓翔
#环境/ 深圳/2017.06.10
36′10″
寻找中华凤头燕鸥
陈水华
#博物/ 杭州/2017.04.08
30′57″
光外有光
周鍊
#设计/ 上海/2016.03.06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